此后百度花费重金拓展相关业务

时间:2019-09-11 15:29       来源: 未知

  在几天前的2019共享出行创新发展论坛上,俞永福精神头十足的发表了一番演讲。看起来,他似乎已经卸下了阿里“太子”这个包袱,在高德出行升级这条路上找到了新感觉。

  多年前,科技圈内公认的“四大太子”除了阿里俞永福外,还有百度李明远、华为李一男以及联想孙宏斌。

  当初,他们这群人都以自己独特的过人之处成功上位,在很长时间里风头无两,离王座只有一步之遥,仿佛触手可及。

  太子难当是老生常谈的话题,虽然看似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走进了权力中心,但实际上却是被推到了台前每日如坐针毡:下面有人顶、上面有人压。

  运气好的,等上几年或几十年也许能换来这头把交椅。运气不好,随时都会因为路线错误、能力不足等原因,面临被废除从而永不翻身。

  从古至今,在权力交接这件事上,只要有不利于团结、不随一把手心意、不符合集团利益等倾向,就算你是嫡系拥有绝对正规血统都没得商量,更别谈庶出。

  俞永福、李一男、李明远、孙宏斌等人一直都在用自己的亲身经历佐证业内流传已久的说法:如果想要捧一个人,请给他贴上“太子”标签,想要害一个人亦然。

  这句话说的就是接班人要与一把手的路线保持高度一致,历史上因“路线问题”废除接班人的例子不胜枚举,有道是千错万错路线不能错。

  1988年,孙宏斌刚加入联想那会儿,柳传志刚过不惑之年,看着这个自信、有冲劲的年轻人感觉颇为满意。前者也很会顺势而为,借联想干部年轻化的东风一路飙升,两年后,被破格提拔为联想集团企业发展部经理,那时他才27岁。

  也是在这一年,成了孙宏斌人生的第一次重大转折点,当远在香港的柳传志看到一份题名为“联想企业报”的显眼处赫然写着“企业部的利益高于一切”时,孙宏斌不知道自己已经犯下了大错,埋下了祸根。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在非常时期倒还合情合理,但如果换成君在外,将领也不受君命,那问题可就大了。

  柳传志在干部培训班之后到企业部找孙和他的下属训话,巧的是孙宏斌并不在场。柳说在联想内部开小船是不行的,孙能力很强,但管理上有帮会成分。

  话音刚落,底下几个人便站起来辩解“我们不是帮会,我们没有帮会成分”。一人唱罢,另一人接上,原本是训话,反倒让自己成了批判对象。这才让老柳明白,事情远比他预想的要严重得多。

  “小孙你是要我,还是要那几个青瓜蛋子?”柳传志这句话妙就妙在这个“青瓜蛋子”上,言下之意便是:几个年轻人不懂江湖规矩瞎闹腾,你孙宏斌可千万别犯糊涂啊。

  不知当时是孙宏斌胆肥飘了,还是压根儿没听懂柳老爷子的暗示,他稍作沉默后回答说:“我要那几个‘青瓜蛋子’”。

  后面的解释便不再重要,孙的前半句回答已经为事件定了性:这是路线错误。后来的结果想必大家都知道,就如同伟大领袖当年那句话一样:你们不跟我走,解放军跟我走。

  只不过,“上山”的不是柳传志,而是孙宏斌。伟大领袖还说过,只要路线对了头,一步一层楼。

  所以,即便一时得罪了一把手,只要不触碰底线不涉及原则问题,至少不会鱼死网破。李明远不就在实习生的时候拍过李彦宏的桌子吗?

  底线是什么?在柳传志看来,公司就是大船,在大船中绝不能有其他小船的航道,如果触碰这一底线,只能采取必要措施。而在李彦宏眼中,公司的底线就是百度公司内部的规定与文化。

  跟孙宏斌一样,李明远也属于少年得志。他29岁那年成为百度史上最年轻的副总裁,俞军与李彦宏都认为他是个“做什么都能成功的人”。什么最有说服力,来自一把手的直接肯定最有说服力。

  2004年,李明远还在读大三时,俞军一句:“你有没有兴趣来做贴吧,如果有兴趣的话回头你可以跟我聊一下”,在两人之间上演了一出千里马与伯乐的故事。

  在后来几年百度内容生态建设上,李明远功不可没,尤其是百度贴吧领一时风骚,为其后来平步青云打下了坚实基础。

  虽然李明远曾屡次因为产品问题顶撞李彦宏,但后者明白这些都不属于意识形态斗争,不是敌我矛盾,并没有为此而责怪于他,反而觉得李明远敢于直言、宁折不弯的性格可堪大用。

  2010年,UC可谓是风华正茂,但突然爆发的3Q大战瞬间改变了互联网市场格局,头部公司的挤压让其发展越来越困难。此时阿里伸出橄榄枝,俞永福稍作犹豫后在招安书上按下了自己的手印。

  以关羽、张飞、刘表、刘璋、马超为代表的河北、荆襄、川蜀、西凉等几大势力,在刘备整合之前,没一个打得过曹老板。但刘备介入之后,却打得曹老板捶胸顿足苦不堪言。

  刘备式的领导大概是这样:整合能力极强,破坏能力极大,还能根据手下众人各自之长短,做针对性布局,将手下缺点放到最小,优点最大释放,从而实现1+12。

  俞永福加入阿里后,一直被寄予厚望。2014年,为迎合阿里核心电商业务需要,俞永福空降到移动事业群出任总裁,负责整合地图、游戏、浏览器、应用分发、文学、搜索六大移动领域,阿里大文娱在俞永福手里呈现出一片繁荣景象。

  可后来事实证明,即便地位一时无两,如若不能长期给集团带来利益,也只有退位让贤。俞永福或许具备刘备一样的能力,却没有刘备的命,最终还是与阿里接班人一职失之交臂。

  阿里大文娱犹如落日余晖,短暂繁荣并没有得到延续,反而每况愈下。淘票票2016年亏了10亿元,阿里影业连番败北,俞永福竭尽全力也未能扭转乾坤。

  后来俞永福为自己找了一套说辞:我是理科男,并不擅长设计和运营类领域,理科思维解决不了这些问题。

  事实真相究竟是不是如俞永福所说,我们不得而知。重要的是,他用这套说辞将功过是非一肩揽,表明了一个立场:自己绝不会犯路线错误。

  这套说辞的微妙之处在于用理科生思维作掩护,既不会过于自掉身价,也不会遭到高层忌惮,从而很好的保证了自己不会彻底出局。

  同样是理科生,李一男不仅没有俞永福的思想觉悟,犯了严重的路线错误后,还自立门户跟老东家在同一个盘子里抢食,内部矛盾演变成敌我斗争后场面终于一发不可收拾。

  李一男年轻时的人设是学霸+天才少年,他几乎汇聚了所有高端人才的优点:成绩突出、技术能力强、有远见、有领导能力。

  “郑宝用和李一男,一个是比尔,一个是盖茨,只有两个人合在一起,才是华为的比尔盖茨”,当年李一男能以平步青云之势成为任正非的左膀右臂,除了对华为有的杰出贡献外,实际上也起到了掣肘郑宝用的作用。

  李一男出走华为坊间一直流传着多个版本。有人说是华为对他的待遇不公,有人说因为与郑交恶,也有人说他不理解任正非的栽培苦心,知识青年都下过乡务过农从基层做起,更何况是形式上的下放。

  不做太子倒也无妨,离京做藩王自主创业也是不错的选择,干得好是为老大开辟根据地,做不好也是在一线冲锋陷阵的好战士。可李一男这位“藩王”却偏偏选择“另立山头”。

  权力斗争迷人的地方在于,虽看不见摸不着,但它却偏偏蕴含着成王败寇这条亘古不变的真理。

  创立港湾与老东家对着干时,李一男似乎忘了老领导与他立下的君子约定:创业得代理华为产品,不得搞研发。

  港湾被华为胖揍一顿后,在接受招安大会的现场,任正非说了一句:“乖乖,红一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还胜利会师了”。

  任正非言下之意,将港湾与华为之间看成了是路线斗争。既然是路线斗争,那就非得搞个你死我活。

  《水浒传》是本好书,它好就好在造反的最后都成了投降派,既可以彰显当权者的大度,也可以让当事人荣获一大堆虚无缥缈的职位,忠烈公、义勇将军等头衔要什么给你封什么,管够。

  李一男“二进宫”华为,虽名义上贵为副总裁,但实际权力与之前已不可同日而语,自己团队不受众人待见不说,任正非专门为他设置了一间没有窗帘的玻璃办公室,其中深意不言自明:让所有员工知道,这就是“另立山头”的代价。

  玻璃房成了李一男心中的囚牢,他从高处跌落成了华为的反面教材。任正非用最严厉的方式敲打这位才华横溢的少年,告诉他才华之外还应对规矩有足够的敬畏。

  如果李一男早知道这种结局,或许打死都不会做投降派,就算服软也该学学孙宏斌,低头认错不算掉价,彻底脱离老东家为自己换来平等的商业话语权才是正道。

  孙宏斌出狱后找到了柳传志,一是道歉,二是希望后者能助自己东山再起,推杯换盏间二人冰释前嫌,后者大手一挥直接借给孙50万做新的创业资本。在孙因案底创业受阻时,老爷子还主动撤销上诉,给予便利。

  领导们需要的不是去计较曾经的是非对错,而是现在政治待遇要被人捧得高一点,孙宏斌自然明白,夺过人家的里子,想要破镜重圆就得给足面子。

  投桃报李、溜须拍马、标榜拉拢、结拜连襟,商场上“四大明枪”之精髓,孙宏斌算是摸得门儿清,而老爷子对这一套也很是受用,豪爽地撂下一句:“我从来没说过谁是我的朋友。现在你可以对别人说,柳传志是我的朋友”。

  不要小看这句话的威力,它不仅让孙宏斌找到了足够自信,也给予了他绝对底气创立顺驰。在进军、扩张地产界的路上,方才有了一条道怼王石怼到黑的资本。

  “他比我高多了,更超脱,方向感更好,见的世面也大。他的建议我不一定全听,但很有价值。”在孙宏斌眼里,柳传志是那种天生具有领袖气质的人。

  而在老爷子眼里,孙宏斌虽然犯过一些错,但还是属于有远大前途的“四好”青年,“他在里边没有自暴自弃,还想学好,出来继续做事,这点很不错”。

  据说,孙宏斌每年都会以“请教”为名,找柳传志交流几次,后者就算再忙也会欣然赴约。例如,当初孙准备以200亿的老乡友情价入股乐视时,前脚刚跟贾跃亭谈完,后脚就去约了老爷子,本来柳已有其他安排,却还是挤出时间当天晚上和他吃了顿饭。

  尽管后来乐视的“生态”搞得孙宏斌千疮百孔,开口闭口大骂贾跃亭,也丝毫没影响到他和老爷子的关系。

  孙宏斌把“四大明枪”玩儿出了花,成为众人瞩目的地产大佬,出身机关大院的李明远却自己将自己扎了个透心凉。

  2012年,李明远被李彦宏重新请回百度,负责移动业务,公司几乎将未来都押在上面。此后百度花费重金拓展相关业务,欲藉此登上移动互联网的方舟。

  操盘的李明远原本希望在移动业务上大展身手不负一把手重托,不过在投桃报李之时,偷偷顺走了几颗蟠桃尝鲜,这可坏了大事。上一个偷桃的人,被天庭纪委书记如来在五指山下压了足足五百年。

  拿没拿蟠桃不要紧,要紧的是吃了李明远的蟠桃,让百度坏了肚子。一年之后,移动业务遭遇头部手机厂商阻击,百度好长一段时间没有缓过气来。

  好事成双,祸不单行,百度搜索负面新闻频繁被媒体揭露,移动业务扩张上的种种次生问题一一凸显,2016年一封公开信让二李之间貌合神离。

  “明远是百度自己培养起来的年轻管理者,带领MSG在移动转型路上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希望明远在未来能够与海龙紧密合作”。

  李彦宏希望李明远成为向海龙的下级,一方面公司利益受损,稍作敲打无可厚非;另一方面移动业务马失前蹄,李明远的种种过失已然犯了严重错误。

  不久,李明远的辞职信摆在李彦宏案前,后者没有留恋,同意了请求。在危机时刻没有自觉维护核心的意识,离家出走是要不得的。

  奇怪的是出走之后的李明远似乎“懂事”了。发朋友圈为老东家洗白,指责媒体不要“低估了百度对惩治贪腐的决心”,用激烈的言辞为自己做辩护。

  2014年前俞永福一路顺风顺水,GMIC大会之后,网络出现了篇文章叫《UC俞永福为何会在GMIC大会上颤抖》。据说俞永福闻此大怒,很快这篇文章在网络上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那篇文章的开头有这么一段文字“当俞永福披着’草泥马’跳上GMIC舞台上喊着让巨头颤抖的时候,我下意识看了下他脚下的舞台,确实颤抖了”。

  当天原本是关于神马的演讲,俞永福临时改了PPT,把百度痛骂一顿,听得台下花枝乱颤,大呼过瘾。

  太子通常不发威,发威一定要有的放矢。李明远之怒没有起到效果,永福之怒却大不相同。起因于媒体,但俞班长深知媒体骂不得,于是将一腔怒火全发在了竞争对手身上,既解了气,又狠狠地打击了百度,简直一箭双雕。

  俞班长特别爱学习,特别是向大佬学习,其标榜拉拢之术更是炉火纯青。据说俞班长特别崇拜柳老爷子,加入阿里后,他就觉得自己和马云就像当年柳传志和中科院周院长,UC和阿里联姻就是联想与中科院。

  比附贴切,严守上下统属的原则,乐得马云免了取花号的惯例,用自己蹩脚的毛笔字题上了“永福”二字赠给俞班长。

  昔日的太子在年龄上逐一步入中年,他们当中大多数人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航道。

  虽然阿里已经迎来新王,但俞永福也有了自己的事业版图,以路线为导航,在高德做得风生水起。如前所言,下放成功,是为老大开辟了新的根据地,至少在阿里尚有自己一席之地。

  即便转不了正,至少处于核心权力层中,反正高德地图成长史肯定有俞永福浓墨重彩的一笔。

  没有懂得规则的李一男依旧在试探江湖与法律的边界,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加盟金沙江创投后因涉嫌内幕交易之事,17年被判入狱两年半。

  “无论这一次是成功还是失败,都将是自己最后一次创业”李一男创立小牛科技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可能没有想到踉跄入狱差点毁掉自己的“最后一次创业”。幸好李彦、黄明明、李宏玮等一干能人苦撑,否则小牛电动敲不响纳斯达克的钟。

  同样创业成功让公司上市的孙宏斌近来也有新消息。融创中国在房地产寒冬来临之际,手握1380亿现金,逆势而上成为资金最充裕的地产公司。

  这些年来,孙接下了王首富的万达文创,吃了贾老板的乐视闷亏,但融创还是那个融创。柳老爷子最敬佩生命韧性特别坚强的人,若是没有这一点,那么便没了如今的融创,老江湖也看走了眼。

  相反,李明远经历百度挫折之后,也像孙宏斌一般转行进入地产界,投入实地地产实控人张量账下。再次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李明远仿佛重新找到昔日荣光,一番大刀阔斧的改革意图让地产增加科技元素。

  太子可以不断换,大度的李彦宏却只有一个。李明远对实地地产的改革最终将矛头指向了总部集中的权力架构,据说张量否决提议时扔下了这么一句话“给你的权力就是你的,但是不要夺权”。

  改革与革命的区别就是权力中心有没有发生变化,下变上不变是改革,你把上面变了就成革命了。没能参透权力的法则,进入实地地产300天整,李明远再次下野。

  近年来明远公开露面寥寥,在2017年GMIC大会上,名头也不再是“前百度副总裁”,而是“资深互联网人”。当被问及是否考虑再回百度时,明远淡然一笑答“我考虑没用啊”。

  不过最终李明远在百度百科的头衔是“小狗机器人联合创始人”以及“百度原副总裁”。看来,老东家还是有情有义。

  虽然四人除俞永福外,其他三人都已经自主创业多年,但之前在老东家的经历和过往,也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和决定他们之后的商业成就。

  在这场权利游戏中,有一条是不变的:一把手就是公司,他一个人顶所有员工,和他的关系搞好了,就等于公司搞好了,就算你离开之后也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这才是最大的资本。

  “你看柳总,经历过多少风雨”,孙宏斌在一次采访结尾时,默默点燃了一支烟,望着窗外的风景,若有所思。

  奇思客成立于2012年初,是一家立足中国、放眼世界的互联网科技公司,专注为中国乃至全球企业提供国际化整体解决方案。[详情]

  荒草地股权VC基于企业管理咨询行业与金融创投行业行业互补产生的机构,依托创始人在创投圈、资本圈雄厚的人脉资源,背靠投资总监俱乐部,为解决企业发展中遇到关于股东股权问题及股权纠纷难题进行定制化服务。[详情]

  程序化邮件直投服务平台“PebblePost”获1500万美元B轮融资

  PebblePost是一家程序化邮件直投服务平台,为客户(品牌及广告商)在24小时内将网络促销活动灵活转化为个性化直达邮件。[详情]

  LeoLabs是一家隶属于斯坦福大学国际研究院的科技初创企业,专门研究近地轨道中的漂浮物和碎片,检测并努力避免各种潜在碰撞。[详情]

  LocusLabs是一个室内地图和定位平台,利用室内路线视图技术,为场馆、大型企业和品牌提供一个室内数字定位平台,用于共享并管理其物理空间。[详情]

  为企业提供钟点工管理软件企业“WorkJam”获1200万美元B轮融资

  WorkJam是一家为企业提供钟点工管理软件的公司,填补小时工与企业沟通途径空缺,采取以移动为中心的方法,将企业战略与那些在前线具体执行这些战略的员工实现更好地整合和协调,实现工作场所的数字化管理和运营。[详情]

  多啦衣梦是一个定位于大众年轻女性群体,以“订阅式租赁”方式解决女性服装多样性需求的平台。[详情]

  安行是一家共享单车服务品牌,打造城市绿色共享出行的服务平台,具有扫码租车、站点车辆信息查询、个人骑行记录查询、个人碳积分查询和个人碳交易等丰富功能。[详情]

  31会议,中国领先的会议活动平台,一站式连接主办方、参会者、供应商。[详情]

  楼盘网是一家房地产综合门户及营销平台,提供新房、房源、优惠楼盘、新闻、二手房、租房、论坛等服务。[详情]

  百拜单车的前身是美骑单车,作为共享单车平台领域新进宠儿,百拜单车的主打颜色是绿色,主要面向二至四线城市的用户提供服务。[详情]

  ofo创立于2014年,是国内首家共享单车公司,首创无桩共享单车出行模式,致力于解决大学校园的出行问题[详情]

  奖金网(原大奖网)由深圳市华度玉录科技有限公司企业成立于2015年,主要为用户免费提供在线彩市新闻、体育热点、赛事资讯等服务。[详情]

  泰笛科技成立于2012年底,是全球首家在线洗衣品牌,业务包括洗涤、鲜花订阅和绿植租赁,拥有超过400万付费家庭用户,服务覆盖全国超过11个城市。[详情]

  Workfit是一家提供会议语音助手服务的初创公司,通过会议搜索、会议记录以及画出会议重点、推进会议事项等来帮助人们更高效的开会。[详情]

  StayAbode是一个印度公寓租赁服务平台,利用技术、设计、服务以及品牌为房地产市场提供联合居住空间,目前在班加罗尔提供超过180个床位覆盖4所物业。[详情]

  Diamanti是一家超融合基础设施初创公司,主要为企业数据中心提供硬件及软件支持服务,推广应用程序容器技术。[详情]

  Uponit是一家服务于高端内容发行商的广告恢复平台初创公司,帮企业恢复被屏蔽的广告资源,旨在保护内容发行商的线上广告业务,避免给广告商带来损失。[详情]

  uShip是一个定位于个人和企业的在线运输及货运交易平台,提供便捷的运输和物流的搜索及预订服务,致力于让全球的任何货物能够自由流通。[详情]

  鲸仓科技成立于2014年5月,隶属于深圳市鲸仓科技有限公司。凭借专利的仓库自动化技术,致力于帮助广大电商和零售企业免费将仓库升级为自动化仓库,提供仓库业务代运营服务。[详情]

  GYENNO One是一个智能腕带品牌和可穿戴设备,支持身体活动监测、无线充电、来电提醒等,提供基于康复机器人的精准医疗服务。[详情]

  职行力是一款人力资源运营的移动APP,专注于从培训管理切入,通过一套激励运营方案,例如微课大赛、新产品FAB(说服性演讲)征集大赛等,让员工自己贡献培训内容UGC。[详情]

  车发发是一个O2O汽车保养平台,服务于中高端车主,提供保养、钣喷、美容等标准化服务。[详情]

  原谷生鲜2014年于南京起航,通过多媒体自助终端、互联网、无线网络及生鲜直投保鲜柜,为居民搭建惠民平价、便捷购买、优质保鲜的服务体系。[详情]

  我爱我家成立于1998年,旗下拥有“我爱我家”、“伟业顾问”、“汇金行”以及“相寓”等多个在行业内知名的专业业务品牌,是我国知名的房地产综合服务企业。[详情]

  Fossa是一个致力于解决程序员使用开源代码不合规的问题的公司,致力于帮助企业更好地实现开源代码合规化,并且自动追踪开源代码的授权许可协议。[详情]

  SoFi是一个在线金融借贷平台,从学生贷款起步,随后将市场拓展到房屋贷款、汽车贷款、消费贷款等领域。[详情]

  Layer 成立于2013年,是一家面向开发者的云通讯服务平台,致力于打造“面向互联网的开放通讯层”,其技术可帮助开发者在短短几分钟内就能将文本通讯、语音、视频等功能嵌入他们的应用当中。[详情]